小蝌蚪小说app

“艾拉说的很有道理,总裁肯定还很宠。”

“对对对。”

“大少夫人,就是总裁的宝贝疙瘩,去问问。”

总裁办的秘书,怂恿着云舒上刑台。

云舒内心:原来彩虹屁让人听了这么开心啊,怪不得爷爷老爱听彩虹屁。

她壮着胆子,去了。

谢闵行在办公室,没一会儿,软糯一声叫唤,“老公~”

办公中,谢闵行没有理会来卖乖的小妮子。

小妮子反身锁上办公室的门,走过去,她从而背后环着谢闵行的脖子,脸也贴近他的脸庞,“老公,累不累啊?我给捶背捏肩?”

谢闵行:“有话就说。”

“哦,的手下都让我问问,什么时候放假。”

“和往年一样。”

颜值超高美女浅色碎花长裙好靓丽

“好,那我这就去告诉她们。”

小妮子得到结果,胳膊撒开,蹿去报信儿。

她走到门口,站住停下,自己这样做她老公当然更生气了。

良心发现的小妮子又折身回去,她小手拨拉开谢闵行工作的手掌,拽着他的右手小拇指,晃着撒娇,“老公,是不是又不爱我了,就爱的工作,就不理我。”

如果,谢闵行能被小妮子这点小心眼儿给骗到,他就不会是谢闵行。

抽回手,谢闵行埋头工作。

虾米?老公真不爱自己了?

云舒再次拽开谢闵行的手,并且坐在他怀中,“老公,工作没我好看,看我。”

“起来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。”

云舒的小脸囧成一团,她果真离开,外出,“我老公说,们今年没有假期,都得在公司加班。”

“啊?少夫人,骗人。”

云舒:“哼,谁让们刚才骗我来着?”还说她是谢闵行的什么宝贝。

云舒感叹,想当个红颜祸水也没有这个命。干脆回休息室,脱掉外衣,搂着儿子睡觉。

谢闵行看似人在办公,心都在小妮子的身上跟着。

他悄无声息的教训小舒,遇到危险不知道第一时间通知他,她竟然还去傻大胆的看。

谢闵行不知道当时的场景,但是听林轻轻所说,又看小舒极力反对,谢闵行自动将其理解为,玻璃差一秒伤害到云舒,东山的位置特殊,云舒差点掉悬崖。

总之,有多恐怖,就怎么吓自己。

越想越后怕,更要惩罚小妮子。

揍人,正如她所说的,不舍得。

那便只能想别的办法了。

谢闵行没过多久,小心翼翼的进入休息室,心中不装事儿的小舒,已经抱着孩子呼呼大睡,被子盖在两人的腰间。

谢闵行过去为其重新盖上。

亲亲两个宝贝的脸颊,一番思绪乱心,退出。

谢宅,林轻轻家由管家监管,工人重新施工。

她在老宅的屋内,做自己的事情。

身边没有了云舒,她的耳根子可算是清静了许多。

谢闵西敲敲门,“轻轻嫂子,在不在?”

“进来吧西子,我屋门没有锁。”

谢闵西推门而入,她坐在林轻轻的床边,有些犹豫的问:“江季哥哥有没有联系过?”

林轻轻摇头:“联系不上他?”

谢闵西点头,挫败感夹杂着淡淡的忧愁,“已经好几天了,是不是江季哥哥真的相亲成功了?”

“江季哥的手机估计已经被江阿姨没收了,我能帮联系江阿姨。”

谢闵西怯懦,她问:“可以么轻轻嫂子?现在快到了过年时间,会不会江季哥哥被江阿姨锁在家过年。也或者,他已经有了女朋友?”

“打个电话试试,或许可以呢?”

至于,有没有女朋友,这个问题只有江季可以回答。

很快,那边的电话被接通。

江夫人语调微微慢,“喂,那位?”

林轻轻看着谢闵西的担心,眼神示意她,没事,“江阿姨,我是轻轻,还记得么?”

“啥?轻轻?诶呦,我滴乖宝宝,阿姨可记得,小时候,我还想让当我的儿媳妇呢,唉,没想到竟然嫁人了。轻轻啊,我听江季说怀孕了?多大了?说说和小舒啊,年纪都这么小,一个孩子都快一岁了,一个肚子里装了俩,说说他,怎么净是不让人省心,轻轻啊,手里边有没有好的人推荐啊?给哥讨个老婆,不能让他打光棍儿啊。”

江夫人的话一直唠唠叨叨,谢闵西这会儿竟然心疼她江季哥哥了,被这样逼婚,应该很痛苦吧。

“轻轻啊,可得帮阿姨上点心,我听说现在是设计学院的吧,是不是女孩子比较多?有那个同学是单身的,给阿姨介绍介绍。

小舒是商学院的,也和她说说,帮忙留一点未婚的女性,咱们可得赶紧给哥娶一个老婆。”

电话那边,江研弱弱的说:“妈妈,江季哥既然不愿意找,就别逼他了。”

“诶呀,不懂。”

说着,江夫人又问:“听说丈夫是当官的,轻轻,看看他手底下有没有优秀的女性,好的咱都要。”

林轻轻熟知江夫人的话,但是这样一顿炮轰,难免无招架之力,她没法回复。

到现在,貌似她就说了一句话。

谢闵西听着声音,看着林轻轻,觉得,她给江夫人打这通电话错了。

“江阿姨,我们家闵慎已经辞职了,他手底下也没有优秀的女性。而且,江季哥那么优秀,肯定不缺少女孩子喜欢。”

“他是不缺少,但是他不喜欢人家,这可愁死我了。”

“要不,江阿姨把电话给江季哥,我和他聊聊天?”

林轻轻从未向江夫人提出要求,这是第一次,也不过分,于是,江夫人答应,她拿着手机,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楼上。

谢闵西一直看看手机又看看林轻轻,她有些害怕江夫人。

这个江夫人感觉很强势。

没一会儿,手机那边可以清晰的听到,江夫人的声音。

“把门锁打开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一通悉悉率率的声音,是门锁打开。

随即,就是熟悉的暴躁声。

“干啥呀?还他妈去相亲啊?江夫人再这样玩儿我早晚有后悔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