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影视无限观影版app下载

墨行渊回到酒店后,回复了宜熙的第一条消息,等了一会儿,看宜熙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,便打开电脑,开了个简短的视频会议。

之后又接到秦非凡的电话,说前段时间有人调查时遇的信息,但是被人出手拦了。

出手的人虽然做的隐蔽,但难免露出些蛛丝马迹。

那个一直身份神秘的Ivan,十有**就是慕延之。

如果是这样,那么当初在幕后策划带走时遇的人,就是另有其人。

至于一直被关着的墨开,他还是咬死了不肯说出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是谁,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关久了,偶尔意识有些混乱。

对此墨行渊回答的很冷漠,“他要是真的疯了,我倒是可以送他去‘黑狱’待着!”

秦非凡在那边故作害怕的叫了两声,“以墨开的智商,真要进到那种地方,能不能活过三天啊?”

‘黑狱’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地方,那里关着的不仅仅是穷凶极恶的犯人,更是智商逆天的疯子。

人说多智近妖,这群人,几乎每一个都在不同的领域做出过巨大的贡献,但他们又都偏执的可怕,为了所谓的研究,不惜将自己甚至身边的亲人作为试验品。

这群人里面,最为出名的一个,是十多年前在病毒研究领域发表过无数论文的科学家,但最后却因为过于偏执,最后竟然为了研究毒株变种,将整个实验室的人都作为了试验品,甚至还想将毒株投放到周边民众身上。

虽然最后被其同一研究所的人发现上报,有些危险却依旧造成了。

美女在午后的庭院

这类人,往前一步是天才,往后一步,却是深渊。

‘黑狱’里的看管也和想象中的不同,里面的人出不来,也会有人定期给他们送食物,但每个人能拿到食物多少,取决于他们自己。

那里面,每日每夜都重复着弱肉强食的场面,一群天才在里面相互斗争,每日都会有尸体被送出来。

他们有些人是被饿死的,有些人是被毒死的,还有人,被送出来的时候,皮囊是好的,体内的骨头却一根不剩。

正常人光是听到这些都觉得头皮发麻,更别提进去。

墨行渊听到秦非凡的话,漆黑冷眸里没有一丝波动。

他答应过墨彻会留墨开一条性命,但墨开若是依旧执迷不悟,就算不亲自动手,他也有的是办法了结他!

“哦,对了阿渊,你那边和时遇的进展怎么样了?我这天天给你看孩子,我也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!”

秦非凡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无比苦逼。

顾纯安几个月前是答应了他的求婚,但是却不同意结婚。

用顾纯安的话说,就是她和时遇以前约定好了,决不能抛下对方先结婚。

所以时遇一失踪,秦非凡在娶媳妇儿这件事上,更是道阻且长。

其实秦非凡一直没明白,这些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,上学的时候喜欢一起结伴上厕所买零食,长大了结婚也要结个伴儿!

在时遇毫无消息的那段时间里,墨行渊愁,秦非凡也愁。

墨行渊要是一直找不到时遇,他岂不是也得一直娶不到媳妇儿?!

所以在找时遇这件事上,除了墨行渊,最着急的,就是秦非凡了。

“你看陆让和阳子那两,一个是老牛吃嫩草,一个是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,也不知道那个叫盛晚的姑娘到底是不是眼睛有问题,竟然看上阳子那个只知道吃和工作的闷葫芦!”

他不甘心啊!他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两了,凭什么他有女朋友还得总看这两喂狗粮?!

秦非凡这边还在滔滔不绝的抱怨,墨行渊却是干脆把手机放到一边,任由秦非凡在那里絮絮叨叨,拿出平板,连接了酒店的网络。

很快,平板上便不断传来消息提醒。

墨行渊先是看到了宜熙在V信上给他发的信息,时间上显示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而企鹅上的消息,也是宜熙发过来的。

约他打游戏。

墨行渊思考了一会儿,先回了企鹅消息。

时煜:抱歉,刚才有点事。

那边回的很快,似乎是一直就在等消息。

赛姐消失的头:没关系,是在学习吧?

时煜:算是吧。

赛姐消失的头:那现在学习完了?

时煜:嗯。

赛姐消失的头:那上游戏?

时煜:好(*^▽^*)。

一小时后,宜熙返回房间,并没有再开始匹配。

墨行渊听到宜熙那边有些哀怨的声音。

“一定是因为我今天把好运都用光了,所以才会一直连跪!”

墨行渊闻言轻挑了眉。

时煜:好运?

宜熙在那边嘿嘿笑了两声,笑声荡漾,“小孩儿,说不定不用多久,你就会多一个师娘了!”

墨行渊在这边盯着‘师娘’两个字沉默一会儿。

时煜:不是师公吗?

宜熙那边语气很是高深莫测,“这你就不懂了,叫师娘才能显示出我对他的宠爱!”

时煜:……

墨行渊看了眼平板上的时间,已经不早了。

游戏里宜熙却似乎已经从刚才连跪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声音亢奋。

“徒弟,咱们继续!”

墨行渊揉了柔额,想到什么,切换到V信界面,回复了几个字。

一个是‘好’,一个是‘早点休息’。

然后下一秒,他就听到游戏里宜熙那边安静了一会儿,然后大喊。

“徒弟,今天天色不早了,你明天还要上学对吧?早点休息,为师周末再带你飞!”

说完也不等这边回复,墨行渊就看见宜熙的游戏账号下线了。

紧接着,墨行渊这边V信上就收到宜熙的回复。

Cherry:那……明天上午九点我们在Burlington Arcade新街那边会头可以吗?!

心上人(H):好。

Cherry:晚安!

心上人(H):晚安。

宜熙盯着墨行渊回复的晚安两个字,躺在床上举高手臂看,然后胳臂某个瞬间一酸,手机没拿稳,直直砸到宜熙鼻子上。

那一刻的酸爽,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宜熙捂着鼻子在床上翻滚,等那阵疼缓过来,又把脸埋在枕头里‘噗噗’的笑。

明天,她就要和高岭之花约会了!

虽然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是约会!